Algofans | Algorand爱好者

《8问》图灵奖得主 Silvio:区块链会给人类带来曙光

VOBCVOBC 2019-07-02 84 次 收藏0

2019年6月12日,Algorand 创始人,麻省理工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图灵奖得主Silvio Micali教授,在北京见面会前接受了巴比特《8问》的采访。Silvio讲述了Algorand下一步的发展规划,包括在解决区块链存储问题方面将会采用的Vault技术、只用一个transaction就可以完成的原子交换,以及未来智能合约的相关内容。Silvio同时介绍了Algorand目前的用户奖励计划,以及未来可能会增加的激励机制。Silvio表示区块链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可以让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通过区块链系统建立互信和进行交易。

2019年6月19日Algorand主网上线,Algorand 在4小时内完成首批2500 万枚ALGO的荷兰式拍卖,以单价2.4美元拍卖AlGO,共拍出6040万美金,流通市值冲到全球前八。而在22日后,ALGO开始走上日线三连砸的道路。“22日暴跌26.96%,23日下跌9.78%,24日再度暴跌21.88%,25日一度跌至1.31美元,从最高点到最低点,跌幅达到60%......(过山车式行情,Algorand真的玩成了“资金盘”)”。即使如此,依然不能否认AlGO是行业中有趣的Token销售和分发机制之一。

 

 

8问:为什么Algorand基金会使用荷兰式拍卖来确定价格?

Silvio:其他项目为它们的代币确定一个固定的价格,比如让用户从他们那里买2美元1个的代币。这看起来很简单,每个人都能理解。但这真的公平合理的价格吗?

实际上,价格不该由如何组织去决定,市场不该由某个人掌控。所以由社群去决定价值的方法更公平。当你每次拍卖代币的价格和每个人买到代币的价格一样,这实质上是公平的,也符合投资规律,而且很透明。你可以看到你的拍卖信息在线公示,同样你也可以看到拍卖对手的信息。你会发现,通过这种透明的方式,可以得到合理的价格。我认为这样可以更好的去建立社群的信任,当你信任这个社群生态,从你入手第一枚代币开始,你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了。

 

8问:Algorand没有激励机制,但有奖励计划,Algorand的奖励来自哪里?

Silvio:假设我们已经达到某种不需要代币的程度了,谁最不应该被奖励呢?是矿工。矿工只是社群的很小一部分,但他们垄断了挖矿。在许多链上,只有一小部分才有资格获得奖励。

但在Algorand上,每个人都会被奖励。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参与挖矿,一是发送到链上说明自己想在线下参与,比如你可以在链上发布交易,然后不产生新合法区块。二是你也可以去线上参与,获得和你份额相同比例和数量的奖励。

这个系统中,线下参与和线上参与可以获得同样比例的奖励。这不是由某个组织决定的,而是由参与的积极性来决定,积极参与的人可以获得多一点的奖励。因为Algorand上的参与不需要许多算力,对人们来说没有太大的成本,现在线上和线下参与都被同样的奖励。

这也许会有一些争论,认为线上参与者应该比线下参与者获得更多一些的奖励。但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被当作这个生态的一部分被奖励,每个人都因为自己贡献而被奖励,就算在线下,也应该被奖励。我认为这很重要,任何贡献都该被奖励。

 

8问:Algorand的Vault轻节点和全帐节点有助于去中心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保存全部帐本信息对于单个全帐节点是否也会成为难题?这难题怎么去解决呢?

Silvio:这也是个好问题。随着区块链的发展,它们在链上的状态将被完全记住。很多人的情况是:他们经常把轻节点和全节点搞混。轻节点负责什么?它们其实做的很少。我们设计出Vault系统来允许新人加入我们社群,每个参与者都很重要。轻节点就像可以搭载的链,装载着十分紧凑的信息,不用像其他系统一样下载整条链。我们会给你一条紧凑的信息和一条紧凑的验证,并且这条信息是正确的。你需要做的只是用这条信息使链开动,轻节点在一开始就往前进发,储存了一开始的所有信息。那全节点相对轻节点的优势是什么呢?举个例子,如果你问三年前区块上面的内容,轻节点就不知道,因为没有下载整条链。但全节点知道,全节点会存储所有事情。

Algorand的Vault系统可以让你查询之前区块的信息,你可以对任何答案都有自信,你不必相信Algorand中的任何人。对于那些必须保留一条链来回答问题的人,他们回答了你的问题,需要验证答案是否正确,因此产生了一些费用。但不久以后轻节点会和全节点一样好,这是毫无疑问的。

 

 

8问:Algorand的VRF+BLS结合的共识算法提高了其出块TPS,这种Scale-in(垂直扩容)方法可以极大提高区块链单节点的运行效率。但还不能支持并行计算,也不能大规模商业应用。Algorand是怎么计划解决这个问题的?

Silvio:首先,Algorand区块链是一种完美的技术,它可以很快的产生新的区块,同时在全网播报。

你想想,如果你想要一个分散的系统,不是每条交易都要上链。而链上的交易都是很快的,许多交易也没必要被任何人看到。所以我们一直在研究怎样变得更有效率,包括所有线下交易,我们也在研发虚拟区块链,这允许在几乎任何时候你交易上链。除了一些作弊之类的情况,作弊的情况包括很少人会作弊,很少交易会上链。

我们也有其他的技术,我们想要变得更有效率,更安全。因为太容易分享,当你播报,只会提醒某些人,那些你分享的人,总是排除了某些人。当然这让交易简单,但这并不安全。因为你拒绝服务并把它转向你想指示的人,我曾经有一些信息,但都破损了。你不知道向谁询问,这些总是伴随着一条特殊的虚拟区块链,随着链上产生愈来愈多的的交易,这变得越来越重要。不久以后,我们可以在链上放所有东西,来让所有人看见,但让每个人看到每一条交易也没必要。

 

8问:Algorand对安全性和活跃性的保证是什么?

Silvio:安全有保证,我从一千个用户里随机选拔了一个委员会,随机播报谁放出了一条短消息。目前一些用户已经被选择,他们放出消息,不同的用户被选择。然后他们重复操作,那么快的原因是因为一些用户使用了michael saigon。

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去操作,所以当你被选择,你就有了一个机会。你可以立刻播报你被选择的消息,如果你们又被选择,没人会注意到你,只能等你下次被选择。过程是很快的,因为有michael saigon来确认你是否被选择。

那为什么这个过程是安全的?过程之所以安全,因为如果我急于去纠正,我是不知道谁是保存信息的人,我也就不知道我纠正的是谁。所以我认为我纠正的人是准确的,但当他们展示他们的信息,我才知道他们不是目标,但那时候已经晚了。

因为他们会说,他们的信息已经在全网播报了,没人可以撤回自己的消息。所以这个系统是安全的,一开始你不知道你改纠正谁,但知道以后就晚了,这就是安全性。

关于活跃性,一开始就存在。负责产生区块的人很少,如果1个、20个、50个……多个人在产生区块,这些人也许不喜欢你,他们就不会把你的交易放在区块上,你就被拒绝放交易到区块链上,你会被社群排除。实际上,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产生区块的人,总是随机选择的。只要有人产生区块,他们就会把所有交易放到区块上,包括你的。假设区块链上有10%的人不喜欢你,不管任何时候产生区块,他们会把你排除在社群之外,他们不把你的交易放在区块上。但剩下90%的区块不会拒绝你,只要他们中的1个选择了你,他们会选择所有交易包括你的。虽然当有恶意用户产生区块的时候会有点延迟,但正常的用户占大多数,不用担心,你的交易会被足够快地放到区块链上。

 

8问:你认为区块链最迷人的是哪部分?

Silvio:这个问题很宽泛,最迷人的当然还是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区块链可以在互不相识的人之间制造信任,这能让人性进步。实际上,我们的一个主要目标是民主化,我们能互相信任,感到安全,即使我们完全不认识也能直接交易。我认为这是一个非中介化的交易,我们可以不再通过那些昂贵的第三方进行交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利用区块链。难道这还不吸引人吗?

虽然我们人类有悠久的历史,但我们一直彼此怀疑。虽然区块链是个崭新的技术,但它是给人性的一个礼物,能给人很大的、很正式的参与感。这在人类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虽然现在区块链还没到那种程度。但要实现它,就需要继续研究改进。如果研究继续深入,我相信区块链的实现会为人类带来曙光。

想想现在全球变暖,谁也不想全球变暖,于是大家决定一起采取行动。但真的行动时候人们却又互相推脱,比如我开始采取行动阻止全球变暖的时候你却无动于衷,那我是不能理解你的做法,你背弃了允诺。如果我们想更快的达成共识,就需要用某种方式将我们整合成一个无边界的社会,而智能合约恰好能做到,所以智能合约也是这次变革的重要部分。

 

 

8问:你和Shafi Goldwasser教授在加州伯克利分校就是校友,在2012年又一起获得图灵奖。你们如此同频共事,她对区块链的看法是什么样子?

Silvio:其实我和Shafi共事的时间很短,我们都是伯克利分校的学生,我们得图灵奖,是我们专业必须,那也让我们知道了把科技应用到社会需要很长时间。从那之后我们就从事不同的行业。

我给Shafi说区块链是个好行业,值得从事。她说“好的”,但她没有去做。

后来我给Shafi说,我最想做的其实还是教授区块链的课程。于是她问我区块链是什么原理,我就告诉了她。

又过了一段时间,Shafi告诉我她有一个坏消息和好消息告诉我。“坏消息是我没有一直睡觉,因为我想知道它的原理。好消息是虽然我忍受很久了,很高兴弄明白了区块链”。

 

当Silvio教授被问及日常状态时,他说:“It’s very simple, work, work, work, work,eat, sleep, work, work, work……”虽然日常是如此简单而重复,但Micali教授依然觉得很开心。

Silvio:我最怕烦到厌倦,但还好我不会感动厌倦。因为我有一个优秀的团队,我们有良好的基础。所以当我工作的时候,能和那么多有才能的人一起工作,我就很高兴。

 

8问:是什么让您几十年如一日地进行科研工作?科研工作带给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Silvio:我从科研工作中学到了不少。首先,许多的问题我能竭尽全力去解决。第二点,提出新的问题并且解决它,这一定程度上来说比解决历史问题更重要。有时我会对某些问题感到厌倦,特别是那些不和我们同个时代的人提出的问题。我认为你解决和我们文明息息相关的问题,你才算真正的解决了问题。因为这是你我共同的问题,属于我们时代的问题,这是令我不断前进的动力。

另一个就是和年轻人合作的能力,我致力于科学研究的兴趣和动力,来自于和年轻人共事,可以激发我的思考,我从他们那学到不少。如果没有年轻人,就没有科学。如果有,也维持不了多久。他们比老练的专家更知道什么是重要的,能很好地判断我们的工作。所以要想有新的点子,和年轻人待在一起就好了。

 

8问:Algorand的最新动态、最新消息是什么?

Silvio:我们打算建立个交易所,作为一种拍卖机制,交易所的媒介作用很重要。当比特币不能用来买披萨,比特币没有价值,所以我认为拍卖很重要。

将资产代币化是使金融民主化的的一个重要部分,一个双赢的局面。我们很自豪,我们进行了很多研究和试验来实现它。我们也有进一步的计划,这几年我们会很忙,我们多想法想要去实现。

比方说完全的原子化交易,听说他们认为你有我想要的答案,也许是你拥有的东西,那么,我应该先把你想要的东西放在区块链上吗?

如果我做了,那就是你的,而不是我的。原子化交易意味得到我们想要的,没人去做是最难的部分,但现在已经有一些方法去解决这些困境了。有些根本不是原子化,有许多步骤,这些步骤看起来十分笨拙。

我迈出第一步,希望有人跟着我这么做。我应该给你停止交易的机会,如果我没有回应。所以我们使用时间锁,各种各样复杂的方法,我们开发了一种技术去通过单个事务实现原子交易。但我没通过单个交易去交换,因为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实现完全智能化。我们需要继续研究,还有许多事要做。我们已经开始研究下一个要在区块链上添加的功能,会很有趣的。我觉得人们会喜欢它,我会让各种形式的新的交易到来。

 

视频 |《8问》栏目
文 | 贾小别
【密码极客】与《8问》是战略合作伙伴

(点击视频可跳转观看)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